Bliss

第一次去迷笛汇演 只拍了一支乐队 从节目单就注意到 去了很惊喜 声无哀乐

想想当时那个画面也是很神奇 我左边是二年级的小学生 右边是62岁的潮妈……


看过《红色沙漠》后就对各种工业产物极为敏感,机器实在是让人迷恋又迷失的东西,人们在工业的狂欢中渐渐麻木,影片中那个神经质的女人格外孤独。如果她看到了现在的景象会怎么想?那些巨大的机器曾因为力量而独具美感,如今又因为笨重而被搁置。这里甚至少有红色,更多的是蓝色和灰色。那些对时代的崇拜,无非是为了弥补自身感官的退化。所以现在 ,唐家岭的城中村、唐家岭的旧工厂、唐家岭的软件园比邻而居,人们又开始歌颂下一个时代了,又在狂欢了,又在麻木了。而“再创辉煌”几个字那么抢眼,它曾有过不死的决心。

天安门广场 地下通道里的午夜

木木美术馆的《哀歌》展览,展览的艺术家画过很多建筑物外轮廓。这幅画里是一扇窗,旁边也刚好挨着一扇窗。画中是午夜,实际是正午。很有意思,就拍了下来。